池州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马云安全感缺失下的突围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4:52:00 编辑:笔名

9月27日消息,DST、银湖对阿里巴巴的投资,看似并不只是帮员工套现这么简单。

近日,据媒体报道,DST、银湖、云锋基金等计划联合动用16亿美元,以购买阿里巴巴集团员工股的方式,收购阿里巴巴集团5%左右的股权。根据协议,以上股权相应的表决权转由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持有。

不出意外,一个月后,DST、银湖等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新的股东。

消息公开后,阿里巴巴集团CFO蔡崇信第一时间在阿里集团内发帖称:过去集团曾两次与阿里人分享阶段性的成果:2005年集团在雅虎投资同时,我们也获得了股票折现机会;2007年阿里同事也从集团股票部分转换成B2B上市流动性的股票。时隔四年,我们再次启动这样一次机会,暗指此次交易的目的主要为回馈员工。

从结果看,持有集团股票的阿里巴巴员工的确能从交易中折现,但问题是,为何参与收购的是银湖、DST、云锋基金。

据《华尔街》此前报道,包括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与银湖组成的团队;DST与雅虎日本合作方Masa Son组成的团队;前集团高管Peter Chernin与普罗维登斯基金组成的团队,都是参与雅虎竞购的热门人选。银湖与DST赫然在列。

那么,马云此时引入DST、银湖,与其联姻,利益捆绑,是巧合还是主动防御?亦或是向雅虎的进攻号角?

马云:安全感缺失下的突围

众所周知,马云与雅虎的关系,剪不断,理还乱。纠葛深处,还是聚焦在马云对阿里的控制权问题上。

2005年8月,当酋长杨致远拿着10亿美元的合同摆在马云面前时,以为从此即可借助雅虎走向世界,扬眉吐气一番的马云,似乎并没有富余精力去考虑5年后再次与雅虎博弈时的风险,也没有想到在后杨致远时代的雅虎手中赎回股份,是那么的艰难。

根据协议,从2010年10月起,雅虎在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会席位数量将增加至两位,与马云等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席位数相同;同时,马云不被辞退条款到期。理论上,马云存在出局危险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在签署这份协议时,马云多少存在些侥幸心理,认为在好友杨致远影响下的雅虎,并不会向阿里巴巴增派董事,或是将自己辞退。但杨致远在雅虎内阁的影响力日渐甚微,杨致远离职后的继任者巴茨,也并不与马云合拍。

2009年3月,雅虎总部,在杨致远的介绍下,马云与巴茨第一次会面。当着阿里巴巴整个高管团队的面,巴茨用毫不客气的语态,指责马云没有把雅虎中国做好。而此次会面,也奠定下双方态度的基调。

可想而知,与自己这样关系的人,坐着雅虎的帅位,把持着自己的命运,马云肯定放不下心。

2010年,马云曾多次表示欲回购雅虎所持阿里巴巴集团股票,但均被时任雅虎CEO的巴茨驳回。

其中的一次被拒是在2010年12月,马云向雅虎表示,希望以35亿美元回购阿里巴巴集团15%股份。该交易对阿里巴巴集团的估值为230亿美元。但巴茨认为,该估值偏低,继续持有阿里巴巴集团股权在其上市时退出,对雅虎来说获益更大;即使阿里短期内没有上市计划,手握阿里资产也能使雅虎在多数谈判中获取主动,要知道,彼时的巴茨可随时向阿里增派董事。

显然,在中国有教主之称的马云并不愿意受人主宰。马云开始了向巴茨试探性的进攻,将主动权留给自己。2011年3月,马云以支付牌照为由,不完美,却正确的解除了股权已全部转移之后的支付宝VIE结构。今年8月,阿里巴巴、雅虎、软银三方支付宝的补偿协议才达成一致。

联结私募 占取主动

巴茨下台后,雅虎董事长罗伊博斯托克、联合创始人杨致远、大卫福利奥共同签署内部备忘录,其内容暗示雅虎方面已对公司的出售持开放态度。

事实上,在2005年杨致远与马云签署的那份合同中,还存在一条对马云的起死回生条款。即,在雅虎大股东情况发生变化时,阿里巴巴方面有优先回购权。这也意味着,雅虎的竞购者需首先找马云来谈。

在2008年微软拟以接近500亿美元收购雅虎时,阿里巴巴也参与了全程会谈,欲开启优先股权回购。在2010年10月,AOL拟联合私募基金收购雅虎期间,阿里巴巴也提出了向雅虎回购股份的计划。

对马云来说,雅虎股东发生变化,是机遇,也存在风险和挑战。阿里巴巴集团有机会在雅虎股东变更期间增持股份;但另一方面,雅虎易主所带来的不确定性,将左右着马云与阿里巴巴的命运。

显然,新的战略投资者入主雅虎,对阿里并不十分有利,阿里巴巴的自主管理或将受到挑战。

不过,微软在09年与雅虎就搜索达成合作协议后,对雅虎的收购意愿并不强烈。杨致远也并不希望微软收购雅虎。而AOL与雅虎的合并,同样不具备想象力,虽然双方在显示广告业务上都具有优势,但是两家已不再具创新力的公司,看不出在整合之后能扭转目前发展的颓势。

而目前最可接受的方式是,私募股权基金的介入。在给雅虎带来流动性资金的情况下,保持雅虎的独立发展。雅虎可用这笔资金来进行其在创新领域的收购。

但问题是,雅虎目前市值190亿美元,而其持有的阿里巴巴市值就占其接近70%。如果雅虎在交易前不进行瘦身,基金很难实现对雅虎的收购(每支基金单笔投资上限10%,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杠杆收购交易比例约为39%)。但如果要出售这笔资产,雅虎要支付相当于交易额30%至40%的税款。

马云此时引入DST、银湖等基金,客观上实现了对阿里巴巴集团的估值,320亿美元(按16亿美元,占5%股份计算)的估值已较2010年年底的230亿美元高出39%。假设再有基金投资阿里巴巴集团,阿里巴巴的估值会变得更高,从而使雅虎欲通过私募来出售亚洲资产变得愈加困难。

而这也将使阿里巴巴回购雅虎股份变得水到渠成。如果马云联合私募基金收购雅虎,那么雅虎所持阿里巴巴集团股份将没有必要全部出售,也不必去缴纳高额的税费。

至少,目前可以看到的是,DST与银湖正在向马云示好,马云在竞购雅虎的这场系列战中,掌握着主动权。

银湖曾与Andreessen Horowitz联手收购eBay手中Skype多数股权后,出售给微软。若银湖故伎重演,将购买雅虎的部分股权出售给阿里,也将增持自己手中的阿里股份。而即使,银湖在收购雅虎部分股权后,不将部分股权转售予阿里,对阿里来讲,雅虎、软银、管理层、机构投资者的势力也有望回归平衡。

另一方面,DST、银湖等购买阿里巴巴员工股,并不能表示出与阿里巴巴IPO相关的任何信息。该交易可以解读为短期上市无望而对员工的回馈;也可以解读成为日后行权时,管理层持股不会被过多稀释的考虑。

在DST、银湖等16亿美元收购阿里的背后,是否还牵动着另一个涉及更多方、更大的买卖呢?

西藏好的癫痫病医院
武威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常州治疗卵巢炎方法
西藏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武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