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州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江南江湖传奇之连理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4:26:05 编辑:笔名

【一】  骄阳如火,莺啼柳舞,生机盎然。  “火哥哥,你等等我啊,”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叫道。她脸庞像传说中的仙子一样令人窒息,白而嫩的皮肤犹如出水豆腐,一波黑色的秀发像一抹瀑布。简直可用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来形容。  “媚儿,你快点啊,哈哈哈哈。”一个长相英俊潇洒,头发披肩,迷倒万千女性的男子叫道。如果他也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“貌比潘安”。  这一对郎才女貌,正是方火和郭媚儿!  “啊——”方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说道:“放了半天风筝,太累了。唉,说好了,明天不放了。”  “哼——”郭媚儿哼道:“还说什么,每次放风筝你最高兴,还把我扔下不管。看我不告诉方伯母。”  “唉,媚儿,千万别……别告诉我娘。要不,明天我继续陪你放风筝,还由你牵线。好吗?”方火哀求道。  “真的?”媚儿半信半疑的问道。  “真的,我什么时候骗过媚儿啊。”方火委屈的说道。  “好吧,”郭媚儿抬起头得意的道:“现在,我……我想听你讲故事。”  “好吧,”方火低着头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从前,有一种功法,叫龙凤化形术。传说练成此功就可以天下无敌,并且召唤出远古龙灵帮自己。但是练这种功法,是要一对情侣…………”  “哎呀,行了。这个故事你都讲了一千遍啦,”郭媚儿不耐烦的说,“而且还是我娘告诉你的。”  “你也知道,我并没有什么故事,哪能给你讲很多啊,”方火挠挠头,撅着嘴,无奈的道。忽然,他灵机一动,说:“要不,咱门出山玩玩,十八年都不曾出去,外面长啥样都不知道。”说到这儿,方火叹了一口气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。  郭媚儿也深有同感,说:“是啊,我也想出去。可爹说外面江湖险恶,我们功夫又没练成。不让出山啊。”  “我们去求求郭伯伯和我娘吧!”方火对媚儿说道。  “郭伯伯,你就答应我们吧!”方火跪在郭南面前央求道。随即,又将眼睛看向他的母亲上官燕。  上官燕心疼儿子,于是对郭南说:“郭兄弟,要不就答应他们了吧。”  “大姐,江湖险恶啊。如果他们武功没到家,就贸然出山。弄不好会丢了性命啊。”郭南盯着上官燕说道,语气中包含着不容反抗。  “爹——”媚儿尖叫道。  “闭嘴,你懂什么。”郭南气急败坏的吼道。  “南哥。要不就答应火儿和媚儿吧。”在一旁半响没说话娇娇突然道。  “娇娇。江湖的事情你还不了解吗。江湖中只有利益,只有杀戮,万一让他们出去惹了什么事。那他们该怎么办了。大姐,你说。对吗?”郭南闭着眼,抬头道。  “火儿、媚儿,你们就听一次郭伯伯的话吧。”上官燕叹气道。  跪在地上半晌的方火突然站起来,对着郭南说道:“郭伯伯,您应该明白不经寒冬,不知春暖的道理。我们现在是窝巢的雏鹰,只有离开巢穴,才能感受蓝天的广阔。如果我们不经受历练,永远无法明白江湖是什么样的,永远都不会长大,不会有出息。您就放开我们,让我们自由地飞翔与成长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真正的成才啊。”方火说的声泪俱下,令媚儿、上官燕、娇娇抽噎着鼻子。郭南虽仍旧面色阴沉,但是眼眶也红润了。  “既然你们这么坚持,那就去吧。”郭南叹息着说:“不过,千万要小心。江湖险恶啊。”  “郭伯伯,这么说您答应了。”方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  “爹——”媚儿似乎也不相信,不禁瞪大了眼睛。  过了半响,两人恍惚过来。同时大扑上去,抱住郭南的脖子。  “郭伯伯,您真好。”  “爹,我爱死您了。”  “哈哈哈哈,你们两个小家伙,哎哎……快放开我……我快窒息了。”郭南被两人抱住脖子,不禁有些吃力。  “呵呵呵呵,”娇娇、上官燕见状,也禁不住笑了起来。瞬间,这座茅草屋里,就被欢乐地气氛给笼罩了。  夜晚。娇娇、郭南、上官燕,还有方火和郭媚儿齐聚屋外。  “火儿啊,这是一本《九魂练气拳》的功法,你要好好修炼。还有给媚儿的《柔玉点化功》。”郭南从怀中掏出两本功法秘籍,递给了方火和媚儿,又接着说道:“火儿,《九魂练气拳》是一套内功功法,具有极强的杀伤力。而《柔玉点化功》也很是犀利。攻击在人身上,初为柔软细腻,而后便是痛不欲生。你们练好了这两套功法,江湖中就很少逢敌有对手了。”  “九魂练气拳……”方火口中默默地念着,然后对郭南说道:“谢谢您,郭伯伯。”  “火儿。这是你爹的东西,”上官燕从怀中取出一本功法,上面赫然有四个大字“控雷剑术”:“这套《控雷剑术》功法,是我雷门的镇门之术,你一定要勤加苦练,将来为你爹报仇。”  “唉,我也没有什么。这有一颗灵丹。如果你们之中有人受了极重的伤,就服用了它。这颗灵丹可救人一命。”娇娇也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盒子外面刻着两只圣物——龙与凤凰。  “娇娇,”郭南见娇娇拿出这只盒子,不禁有些大惊,想要说什么。但是话还没出口,就被娇娇阻止了。  “南哥。媚儿和火儿比我们更需要这颗灵丹。”娇娇娇目深情地注视着郭南。  “也罢。”郭南叹了一口气,不再说什么。  话毕,几人都仰头注视着天空。天空中一轮圆圆的月亮飘挂着,周围有无数的星星在点缀。一副瑰丽的画卷吸引着众人。  而此刻,最高兴的莫过于两人——方火和郭媚儿。  天空逐渐的泛白,最后吐出了一缕阳光。  “娘,爹,方伯母。你们回去吧。”媚儿看着三人眼角泛红。如果不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吸引着她,媚儿怎么也不会离开这座大山。  “娘,我走了,你要保重啊。”方火跪下来,对他的母亲上官燕说道。日光下,他的泪水闪烁着晶莹的光芒,一直掉落在发梢上,滴灌进膝下的泥土中。  告别了长辈,方火和媚儿一路出山。他们的心情,就像是雨后的天空,一片晴朗。  “媚儿,到了京城,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买。”方火说道。  “火哥哥,你有钱吗?”媚儿讥讽地道。  “哼哼,”方火诡秘的道:“这是什么?”说着,拿出了一个小袋摇了摇,里面传出“咣啷咣啷”的声音。  “银子?哪来的。哦。肯定是方伯母给你的,对吧。”媚儿先是一愣,随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  “嘿嘿,这下信了吧。”方火得意地说道。  “火哥哥,到了京城,我要买漂亮的衣服,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。行不行啊。”媚儿激动的道。  “没问题,只要媚儿想要,火哥哥一定办到,”方火一拍胸脯,对媚儿道。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千万不要反悔哦。”媚儿一说完,就突然朝前跑去:“火哥哥,来追我啊。”  方火往肩上一挎包袱,就迅速地朝媚儿追去,边追边笑道:“媚儿,等等我啊。”  ……  “哇,京城好大啊。”方火瞪大了眼睛,一副“乡下人进城的样子”。  “哦——”媚儿见了京城,不禁跳了起来,就像一个花仙子在花丛中翩翩起舞,引得路人驻足观看。  “媚儿,走,给你买衣服。”方火一扯媚儿,就朝一家衣服店钻了进去。  “两位,买衣服啊,”店老板走上来询问道。  但是方火和媚儿却被店中五颜六色的衣服给吸引住了,没有理会店老板。  “两位客官,”店老板再次询问道。  “呃……”方火反应过来,连忙说道:“老板,我想买件裙子。”  “哦,给您的太太?”店老板嬉笑道。  “呵呵,是啊,老板,”方火看着媚儿笑道,却遭了媚儿一个白眼。  半晌之后。  “哎呀呀,好漂亮的小姑娘啊。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。店中来过无数王公贵族,可是能比得上这位姑娘的,却是没有一个啊。”店老板看着一身粉裙的媚儿,眼珠子都直了,就差流口水了。难怪,像媚儿这种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的人物,谁见了都会流鼻血。况且此时的媚儿,身穿粉色短裙,彻彻底底的露出了白皙的胸襟与勾人心魄的美腿。  等衣店出来时,媚儿的美貌顿时令得大街拥挤了起来。  “好漂亮啊。”  “如果取得此女,我减寿十年也乐意啊。”  “这是天仙吗?恐怕天仙都不及此女的美吧!”  …………  各种赞叹之声传进媚儿的耳中,媚儿不禁心花怒放,心里美滋滋的。而与之相反,方火身上挂满了衣服,压得喘不过气来。这些,都是媚儿的。  粉裙,白靴,是此刻媚儿的打扮。    【二】  “媚儿,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方火全身挂满了衣服,对着媚儿说道。  “嗯,咱们去吃饭,吃好多好多的好吃的。”在前面走着的媚儿听见方火的话,转过身来建议道。  “说的也是,你不说还好,你一说我肚子还真有些饿了。”方火说着摸了摸肚子,里面传来“咕咕”的声音。  两人走了半天,忽然媚儿盯着前面的一座客栈道:“福来客栈。火哥哥,我们就住这儿吧。你看这儿生意多好,里面的吃的,一定很棒。”说完,媚儿率先跑了进去,方火也紧跟了进去。  “呦。两位客官,里面请。”小二一看见媚儿和方火走进来,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。  “这位大哥,有客房吗?”方火看着小二问道。  “有有有,不知小哥您要什么客栈。我们店的房屋分上中下等。”小二为方火介绍道。  “嗯,我要两间上等的客房。一间给我,一间给这位小姐。”方火说着指了指媚儿。  “好嘞,你们随我来,”小二将手中的毛巾往肩上一搭,就领着媚儿和方火向他们的房间走去了。  等进了房间,方火对小二说:“大哥,麻烦你打盆水来给这位小姐。让她洗洗脸。”  不一会儿,小二端着水跑了进来,说道:“姑娘,您的洗脸水。”  “麻烦你了,”媚儿感激道。  “姑娘不用谢,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。再说了,为你这样的仙女效力,我也乐意。”小二笑嘻嘻的道。  媚儿听了以后,脸上泛起两片红晕,笑着对小二道:“小哥,那你先去吧。”  “好嘞。两位,可不要忘了吃饭啊。”小二提醒道。  “是啊,媚儿,咱们去吃饭吧。我快饿死了。’方火说道。  ……  “哇,好多吃的啊。”媚儿看着桌子上摆的食物,不禁咂舌。  “来来来,媚儿,尝尝烤乳鸽,还有清蒸鲢鱼、油炸大虾……”方火为媚儿一一介绍道。  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。”媚儿疑惑的问道。因为十八年未曾出山,也没见过如此丰富之物,现在方火却了如指掌,不禁诧异。  “呵呵呵,这是小二给我介绍的……来来来,吃啊,媚儿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这个好吃。”方火连忙不觉得往媚儿碗中加菜。使得媚儿心中无比的温暖。  就在这时,从旁边的桌子上传来了声音。  “你们知道吗?怡亲王府的郡主要举办抛绣球招亲了,就在三天后怡亲王府前。”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道。  “是吗?听说怡亲王府的郡主可是长得花容月貌啊,不知有多少王公贵族曾经求了无数次的亲。可是这位郡主,眼光却极高,没有一个能入她的法眼。这次抛绣球招亲,还是她爹逼的呢。”一个头戴书生帽,手拿扇子,书生打扮的男子说。  “唉,不知这次谁会迎娶到这位西施了,”又一书生打扮的人说道。  “那肯定是地位极高,家世极大的王公贵族。想我们这种普通百姓,只能望梅止渴了。”长相猥琐的男子再次道。  这一连串的对话,一字不漏的传进了方火和媚儿的耳中。  “抛绣球招亲?你知道是什么吗?火哥哥。”媚儿问道。  “嗯,我从书上看过这一纪录,所谓抛绣球招亲,就是新娘将绣球丢出去,抢到它的人了,就可以迎娶这位新娘,”方火很是认真的对媚儿解释道。  “那这么说,抛绣球招亲很好玩啦,到时候,我们去凑热闹,你说好不好。”媚儿听完方火的话,顿时心中乐开了花。  “媚儿,这样不好吧。人家招亲,我们凑什么热闹,”方火很是为难的道。  “哎呀,火哥哥,我们出山不就为了玩吗?什么地方有好玩的,就要往什么地方跑,难道不是吗?你也就别再犹豫了,我们就去凑凑热闹而已嘛。好不好嘛,啊,火哥哥。”媚儿央求道。  方火终究拗不过媚儿,只能说一声:“好吧。”  媚儿一听,高心的跳了起来。  ……  晚上,两人都没有回房休息,而是蹲坐在房顶上,双手拄着下巴看星星。  “火哥哥,你说哪两颗星是牛郎星和织女星?”媚儿突然若有所思的道。  “你看见那条银河了吗?那条银河两边最亮的那两颗星,就是牛郎星和织女星。”方火指着天空说道。  “你说,王母娘娘是不是太狠了。就这样将两个心爱的人阻隔在两方。”媚儿叹息道。  “王母娘娘是心狠啊,可是再怎么心狠,也阻挡不住两人真挚的爱情。”方火说道:“只要双方彼此真爱,即使远离天涯,心之间的距离也是近在咫尺。王母娘娘的玉簪划出的银河,可以阻挡人,却无法阻挡心。即使她拥有无限的法力,也不可能办到。因为相爱的人之间的思想已经紧紧连在了一起。”  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作连理枝。我相信,相爱的人永远也不会分离。”媚儿抿着嘴,双手画心撑住下巴说道。脸上流露出来的,是无限的满足。 共 1202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早泄与阳痿的诊断
黑龙江治疗男科最好的研究院
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