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州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山西亿万富翁倾家搞旅游被家人两次绑进疯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3:11:40 编辑:笔名

山西亿万富翁倾家搞旅游 被家人两次绑进疯人院

“被精神病”之后,煤老板冯学光和家人彻底决裂

。他把全部身家和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小小的乌龙峡上,寄望于此挣扎出一个新的人生。

医生像往常一样,命令冯学光坐下、躺下、吃药,这一次,冯学光没有照做,他猛地关上病房的门,回头恶狠狠地盯牢医生,“你给我听着!我以前是挖煤的,黑白两道我都认识!你再给我打针

,我出去之后弄死你!”

两次被绑进精神病医院以后,四十六岁的冯学光一度彻底失去亿万富翁的气势。来往的医生、护士像呵斥小孩一样呵斥他,丝毫不理会他的苦苦哀求,频频给他打针让他“闭嘴”。直到这一次,冯学光爆发了

这是冯学光第一次如此决绝地表明自己的身份—煤老板。滑稽的是,他正是为了摆脱这个身份而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的,到最后,他却不得不靠这个身份来拯救自己。

解脱

在山西大同,当地人多少都能讲出关于冯学光冯老板的各种故事:老冯以前是煤老板,是个大老粗;老冯很有学问,很有思想;老冯想干一番大事业,却被逼疯了,被抓进了精神病院……而老冯只有一个老冯。

2003年,通过开游戏厅、溜冰场、搞煤炭运输赚得第一桶金的冯学光,顺理成章地入股了一个小煤矿,当起了煤老板。

外人看来,冯学光当然是成功的。那个年代,搞煤矿似乎是山西生意人的终极梦想,能获得一个煤矿的承包权,足以体现冯学光的财力、人脉、资源和地位,而获得一个煤矿,无异于获得了财富源泉。

“行情好的时候,日赚百八十万”,财富滚滚而来。到2007年,冯学光已经手握上亿的真金。但就在此时,他开始感到焦虑。

焦虑来自行业:钱权交易,一个爷爷背后,站着无数个爷爷,若想在财富盛宴中分得一杯羹,不得不四处打点,四处装孙子;乱相频频,为了争资源、争地盘、争运输线路,有些人不惜动刀动枪,络上盛传的枪口下签合同、雇人强拆矿区民房等,“都是真事,而且比那更黑”;还有那流动在煤矿里的瓦斯、接踵而来找在的,都让冯学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。

不仅如此,在煤老板圈子里,中专毕业的冯学光还算是“有文化”的。可一次聚会上,在座做旅游公司的一位小老板,谈起企业管理、品牌运营头头是道,冯学光却听得糊里糊涂。这让腰杆粗了的他备受打击—同样是老板,对比一下自己的煤矿,那里有什么品牌、管理、文化,除了挖煤,除了请客吃饭,自己还会干什么?这让冯学光陷入更深的恐惧。

改行吧?这样的话出口半句,就会被周围的人顶回去,就连冯学光自己都会为说出去的那半句话后悔—有钱不挣,这不神经病吗?他无法抗拒巨额利润的吸引力,还有什么行业能让自己如此简单而直接地获得这么多金钱?

可他怕自己最后会像煤炭一样,无论这辈子怎么洗,都是黑的

。有时候,他甚至恨不得煤炭资源突然枯竭,自己可以无牵无挂地解脱出来。

到底是天遂人愿。2008年

,山西省对小煤矿施行关停并转,冯学光的煤矿被收归国有,他一夜之间解脱了。

煤矿没了,圈子里的一些煤老板有的拿着钱买了豪宅,享受生活去了;有的合伙成立小额贷款公司,做债主去了。家人希望冯学光把钱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

,在家颐享天年。但,好不容易摆脱酒肉圈子的冯学光,却报读了某着名大学的哲学班。

他需要结交“高档”的人群,做“高档”的事业,美其名曰“给自己的灵魂洗个澡,成为一个干干净净名副其实的企业家”。

连锁零售系统
爱逛直播商城
微信怎么样卖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