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州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系统带我穿万界 第三十九章 与永世基业同行,嗅出并铲除叛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35:35 编辑:笔名

系统带我穿万界 第三十九章 与永世基业同行,嗅出并铲除叛徒

他们说话的地方

,是一条官道,官道旁边是一处树林。

那个声音,正是从树林里传出来的。

此时正是阴天,淡淡的薄雾飘在空中,几十丈外的东西,便看的不甚清楚。

而那人隐在树林之中,看的更不清楚。

他虽然在远处说话,可是听到叶柯、叶秀珠二人耳中,竟然如同在身边说话一样。

叶秀珠心中一震,下意识的拔出手中长剑,喝到:“什么人?”

叶柯心中一动,便抓住了叶秀珠的左手,笑道:“无妨!”

安抚住了叶秀珠,叶柯便淡淡的说道:“可是魔教教主玉罗刹当面?”

雾是灰白色的,隐在雾中的他仿佛也是灰白色的,那人缓缓说道:“不错,我就是玉罗刹!”

叶柯道:“你来感谢我,是因为我杀了飞天玉虎?”

玉罗刹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不错!”

叶柯笑了笑:“感谢我之后,是不是要杀了我?”

玉罗刹道:“我为什么要杀你?”

叶柯道:“因为我破坏了你的计划!”

玉罗刹道:“什么计划?”

叶柯冷笑道:“自然是你的离清教中叛徒的计划。”

玉罗刹笑道:“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计划?”

叶柯道:“因为西方罗刹教是你一手创立的,你当然希望它能永存天地。”

玉罗刹承认。

叶柯道:“可是西方罗刹教的组织实在太庞大,分子实在太复杂,你活着的时候,虽然没有人敢背叛你,等你死了之后,这些人是不是会继续效忠于你的子孙呢?”

玉罗刹淡淡道:“连最纯的黄金里,也难免有杂质,何况人?”

叶柯道:“你早就知道你教下一定会有对你不忠的人,你想要替你的子孙保留这份基业,就得先把这些人找出来。”

玉罗刹道:“你想煮饭的时候,是不是也得先把米里的稗子剔出来?”

叶柯道:“可是你也知道这并不是容易的事,有些稗子天生就是白的,混在白米里,任何人都很难分辨出来,除非等到他们对你已全无顾忌的时候,否则他们绝不会自己现出原形。

玉罗刹道:“除非我死,否则他们就不敢!”

叶柯道:“只可惜要你死也很不容易,所以你只有用诈死这种手段。”

玉罗刹道:“这是种很古老的计谋,留存到现在,就因为它永远有效。”

叶柯微笑道:“现在看起来,你这计谋无疑是成功了,你是不是真的觉得很愉快?”

他虽然在笑,声音里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之意。

玉罗刹当然听得出来,立刻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会不愉快?”

叶柯道:“就算你已替你的子孙保留了永存天地,万世不败的基业,以你的思虑,想必你的儿子也已经培养成人,所以你才让做挡箭牌的玉天宝入关享受花花世界。”

玉罗刹动容:“这个,你居然想到了?”

叶柯却不以为然:“我相信以你的手段,可以将你的儿子培养成合格的接班人,但是你真的相信你的基业能够永存天地?”

玉罗刹不解:“我已经将那些人诱出来了,为什么不能够永存?”

叶柯冷笑道:“因为你的儿子还没有当上教主,有的野心家依旧会继续潜伏,并不断瓦解你的基业,等待你的接班人露出破绽,便会像猛兽一样,扑上去将它撕咬瓦解,彻底摧毁西方魔教!”

玉罗刹不信:“你就那么肯定?”

叶柯道:“人类的历史,便是这样的过程。还有,你的那些手下为你鞍前马后,流血牺牲,也许会真的甘心效忠你的继承人,可是你的继承人,难道不会提拔他的心腹?”

玉罗刹不解:“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本就是自然之道!”

叶柯道:“新旧两派争夺权力,必然会互相厮杀,然后各种阴谋诡计,血流成河,你的事业便会内耗,更会产生一批批的野心家,阴谋家和投机派,他们彼此争夺权力,尔虞我诈,再也不会有当初筚路蓝缕、披荆斩棘同甘共苦的局面了。”

玉罗刹冷笑:“你在诅咒我的事业?”

叶柯道:“我在提醒你,要想事业永固,必须用一个常抓不懈的机构。”

玉罗刹:“什么机构?”

叶柯道:“若我是你,我会建立一个直接由教主亲自掌握的机构,职责就是一条。”

玉罗刹:“愿闻其详。”

叶柯道:“与永世基业同行,嗅出并铲除叛徒!”

玉罗刹再次动容,半响不语。

叶柯道:“只要你的这个机构在你手中,只要他一直保持健康并充满活力,那么你的西方魔教便会永远强大,便会永存天地,万世不败。”

玉罗刹沉默片刻,道:“这个机构太过强大!”

叶柯道:“我以为玉罗刹有高明的手段,伟大的抱负,和果断的魄力,没想到居然这么优柔寡断!”

玉罗刹突然叹道:“大概是因为我老了。”

叶柯不动神色,说道:“每个人都会老!”

玉罗刹道:“我虽然老了,可是不能给我的子孙,留下一个强大的敌人。”

叶柯冷笑道:“可我感觉你给自己的子孙,留下了一个暮气沉沉的魔教,这才是你的子孙,最强大的敌人。”

玉罗刹叹道:“你说的不错!”

顿了顿,玉罗刹又道:“你的思虑之周密,眼光之深远,都是我永远做不到的!”

叶柯道:“听你的语气,怕是你的那个儿子也永远做不到。”

玉罗刹沉默许久,突然道:“看来你了解的,比我想象的还要多。”

叶柯道:“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,但是如果你继续说下去,我反而会知道的更多。”

两边沉默下来,空气中顿时沉寂在一种奇特的寂静当中。

叶秀的手心,开始泌出了汗水,不知不觉之间,再次握紧了剑柄。

一只飞鸟慢慢飞过半空,突然一声哀鸣,直直的摔向地面,但是随即,它的翅膀扇动了两下,身子缓缓下落,未到地面,便再次向上飞起,转眼消失在天空中。

玉罗刹叹道:“好功夫!”

叶柯静静地看着树林,没有说话。

玉罗刹还在,他并没有走,突然道:“那么,玉天宝的事情,你是何时知道的?”

叶柯笑道:“说起来你不相信,当你出现的时候,我才知道的。”

“哦?以你的思虑,应当早已经想到了才是。”

叶柯冷笑道:“你以为和西方魔教有关的事情,我就会关心?那一日我摧平了银钩赌坊,便将这件事放下了。”

“这么说,直到我出现,你才开始思考这件事,并将所有的事情连贯起来。”

“不错!”

玉罗刹道:“我再次确定,你是我这一生中所遇见的最可怕的人,我这次来,本想杀了你。”

叶柯道:“现在呢?”

玉罗刹道:“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叶柯道:“你问。”

玉罗刹道:“现在我们既非朋友,也非仇敌,以后呢?”

咸宁好的治性病医院
鄂州治疗妇科方法
马鞍山白癜风
咸宁哪家性病医院好
鄂州治疗妇科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