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州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资深站长联众涉赌做庄抽头惹众怒应该受到怎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8:29 编辑:笔名

王宏亮

如果只为了钱,不顾廉耻,这样的站在文明办的浪潮中,它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?

联众,这个知名的络服务提供商,正在卷入一场“罪名”十分严重的风波。

联众这个“日进斗金”的公司

,这次能否在民和媒体对于它“设立虚拟赌场,抽头做庄”的指控中独善其身呢?

6月14日,新鲜出炉的CCTV频道综合栏目《360°》,对休闲类游戏厂商联众世界推出的“财富值”、“游戏豆”等游戏机制中,潜伏的变相赌博行为进行了披露。

自2004年12月《经济半小时》栏目对联众的财富值游戏提出质疑以来,这已是联众第二次被央视重点关注了。

令联众感觉雪上加霜的是,联众在6月初推出的“联众世界2006德国世界杯财富值竞猜”活动,也被包括央视国际在内的多家传媒暗指与赌球有关。

据查,在此次世界杯财富值竞猜活动中,联众仍采用联众游戏中惯常使用的财富值作为竞猜筹码。

按联众官方的说法,财富值本身并无价值,也不能买卖,而只能通过购买联众会员卡或游戏产品获赠,财富值用完后,只需充值联众币

,然后再定制有关服务,就可以再度获取。用户获得财富值后,可在联众世界内进行购买兑换游戏道具、游戏豆、参加竞猜等相关消费。

但实际上,联众并不能杜绝玩家通过私下交易将财富值兑换为现金。

因此

,有专家指出,联众的财富值竞猜活动已暗含了金钱转移的成分,涉嫌变相赌博;而联众从每次竞猜的财富值中抽取的服务费(会员5%、非会员8%)

,则无异于庄家抽头。

财富值游戏

联众的财富值游戏机制并非始自今日。

早在谢文担任CEO的1999年,联众已推出虚拟的财富值供用户购买积分或会员卡之用。

起初,财富值更多还是一个虚拟的符号,财富值的转移也并不频繁发生,兑换现金的现象则更为少见,但至少到2002年,玩家之间财富值的转让行为已愈演愈烈,乃至联众不得不出面进行干预,为玩家划定每天转移财富值额度的上限。

此后的两年,鉴于财富值转移已是司空见惯,联众不得不一再调高每日财富值转移的最高额度,从2002年4月的1000点,上调到2003年4月的20000点。

到了2004年底,联众干脆取消了财富值转移上限。

结果,碰运气、梭哈等财富值游戏中玩家之间私下交易的金额越来越大,终于闹得CCTV开始关注此事。

在CCTV的报道以及舆论的压力下,联众很快暂停了碰运气、梭哈这两款财富值转移最烈的游戏,同时重新设置了财富值转移的每日上限。

时隔不久,联众开始着手改进财富值体系,新增了包括“千里传音”、“负分清零”、“兑换道具”等在内的多项财富值应用服务。

据联众称,此举意在消化玩家手中因暂停部分游戏而无法消费的财富值。但实际上,当时联众已经部分恢复了此前暂时关闭的部分游戏。

只提供少量的财富值赠送,而又允许玩家自由转让,显然为虚拟的或变相的赌博行为提供了温床,并由此滋生了一批以此为生的“财神”—— “财神”除了可以在游戏大厅里发布买卖信息外,还在各种财富值游戏服务器里辟有专门的游戏室,并兼卖会员卡、高分ID等联众产品。

游戏豆机制

2005年5月,作为财富值体系的补充和改进,联众又推出一种名为“游戏豆”的游戏机制,同时还推出碰运气、赢三张等9款游戏豆游戏。

按照游戏豆机制,玩家在玩特定的游戏时,必须先将手中的联众财富值兑换为游戏豆才可进行游戏,兑换比例为1比20.游戏豆一经兑换,即不能再回兑为财富值,而且不可转赠,而一种游戏的游戏豆亦无法在其他游戏中使用。

表面看,游戏豆机制相比之前可自由转赠和交易的财富值,似乎阻断了私下交易的可能,但实际情况是,财神完全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把游戏豆输给买家,而后通过银行转账收钱。

换言之,财富值的交易仍可通过买卖游戏豆完成,只不过多一道手续罢了。

其实,与联众币一样,无论财富值还是游戏豆,都是虚拟货币的一种,但三者的功能各有不同。财富值与游戏豆更多的是一种游戏道具,而联众币则已全然是一种可以与银行卡、神州行充值卡、宽带账号和钱包捆绑的支付工具。

举凡联众提供的所有服务和产品,包括联众会员、超值推荐、财神系列、联众标志、大型游、联众秀、包月服务等等,均可以由一定数额的联众币兑换获得,用户所需做的只是购买充值卡,为自己的游戏账号充值联众币。据了解,目前1联众币约合现金0.095元。

今年6月6日,联众与卓越合建的联众商城正式开张后,进一步简化了原先“充值联众币+兑换服务”的购买流程,用户只需登陆联众商城,点击“购买”按钮,即可完成交易。同时,联众还特别增设了赠送按钮,为卖家与买家之间的私下交易大开方便之门。

通过虚拟货币变相涉嫌赌博游戏的并不止联众一家。

事实上,虚拟赌博以及由此派生的地下交换体系,已经发展成一个“野火烧不尽”的络赌博产业链。包括腾讯、中国游戏中心、5617等游戏社区以及诸多络游戏厂商在内都侧身其中,有的还陷入很深。这些厂商不光拥有自己的虚拟货币,对玩家私下里进行的互动交易

,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互联资深人士谢文对《财经时报》表示,之所以如此多的厂商冒险涉足虚拟财富的生产和买卖,与电信运营商的默许有关,也与游戏厂商本身的格调和品位有关。

“为追求一点蝇头小利而大打擦边球,稍一得手就小小得意,把自己放在一片小天地中,坐井观天,不顾规模发展和长远发展,长此以往,国产游戏厂商的出路只能是越走越窄。”谢文说。

.tag-editor {text-align: right;font-size: 12px;color: #717171;}.tag {float: left;}.tag a {margin-right: 10px;color: #0B3B8C;}

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
免费微店
如何微信卖水果